更多精彩

俗话说:衣不如新,人不如故。


欧洲杯下注其实对于美食来说,也是一样的。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家乡味,隔三差五不去吃上一顿,就觉得生活缺少点什么。一旦品尝到老味道,那些被岁月淹没的时光,也一下子浮现在眼前。

总听人说,有些菜,必须是土灶上烧才得原汁原味。只是如今,土灶越来越少了,不过小美最近听闻,经开区有一家地锅鹅很是特别——在包厢里,用最原始的土灶炖煮出来。种草良久,今日偕同友人前去一会。
走进「鹅娘」,怀旧、朴实的装修风格就映入眼帘,满满的农家风扑面而来。青色的砖地,土砖堆砌的灶台,木制的板凳,农家的装扮融入在这个城市里,看起来却倍感亲切,瞬间就让记忆倒带,回到了儿时里。

欧洲杯下注大锅菜无所不煮,柴鸡、排骨、五花肉……大锅菜无所不煮。但「鹅娘」经典中的经典还是地锅鹅。

店内用的都是生长周期一年到一年半,体重在六斤左右的雁鹅。听后厨的师傅讲,这个时期的雁鹅体型大、皮下脂肪少,用来炖煮再合适不过了。因为制作时间比较长,需要两个小时左右,大多吃货来之前都会提前打电话让先炖上。

欧洲杯下注地锅鹅看似简单,但做法很讲究。火候、时长都是练就的手艺!料头简单,但用的都是上等食材与配料。柴火炉生火,倒上油,厨师在锅里撒上料头,除了常见的八角、花椒、麻椒、香叶等,在炒制时还要白蔻去腥提鲜。而在调味儿方面,用老抽、蚝油等配成的料汁,加入一点就能增色不少。


加入鹅块儿,挥动大铲子翻炒,一会儿功夫炝出香味儿来。待鹅块儿表皮紧缩渐渐发黄,有鹅油渗出时就可以加水了,再把提前做好的素鸡,想吃的配菜放进去一同炖煮。

柴火越旺,这鹅越滚越鲜香。经过两个小时的炖煮,一阵白气上扬,汤清澄微黄,泛着些许的油,在锅子里滚动,香味透过热气止不住地往鼻孔里钻。尝上一口,咸香中透着一股鲜。鹅肉口感紧致而肉不老、汤汁入味而不烂,其他配菜各自不同的味道又和谐统一,简直就是美味的欢乐颂!

如果说鹅肉是肉身,贴饼便是灵魂。椭圆的玉米饼经过层层汁水的浸泡和渗透,甚至比鹅肉还要好吃。


好吃的食物,都要经得起时间的考究。怪不得长辈最常怀念的就是他们儿时守在灶台旁,在食物的烟雾中等待母亲掀开晚饭的那一刻,不管再粗糙的粮食,都因为家人的相守而化作美味。